歆沅icon

沉迷天刀无法自拔中。 翾飞兮翠曾,展诗兮会舞。奢望着圈子干净可爱。这里阿沅,偶尔变喵。交个朋友吗?

神威堡的都是骗子!
渣男!
今天香香也在zqsg的哭泣
如果你爱我,为何不理我
如果你不爱我,为何靠近我

【七夕小甜饼】星河倒卷,沐雨含光

吃威香这么久终于有产出了orz看我是如何强行推剧情,强行套门派的ovo懒得起名字,直接用青陵的名字了2333七夕快乐,比心
内含几句话唐真

0.
韩烈觉得,像舒窈这样的女孩子真是让人烦死了。

1.
韩烈第一次见到舒窈的时候,她才刚刚五岁,正是天真烂漫的年纪。当时灿烂的朝阳映在小姑娘的脸上,一身红裙娇俏可人,只是韩烈一点也不喜欢她,因为她从房顶上掉下来,刚好摔在他身上,害他被阿爹笑了好久。

2.
人们总说,女孩子要比男孩子早成熟一些。韩烈觉得,阿窈大概就是那个意外,也不知道她这么天真烂漫的大小姐脾气,天香谷是怎么放得下心放她出谷的。
一只手拿着她的糖葫芦,一只手捏了一把糖人,胳膊上还挂着几袋子璎珞的韩烈翻了个白眼,跟在满街跑的舒窈背后。“韩烈哥哥!快看!那边有说书摊子呢!”舒窈远远冲他招招手,脚下轻功一点,又跑远了。
“我到底为什么要陪她玩。”韩烈无奈的叹了口气追上去。

3.
舒窈的父亲和韩烈的父亲是同窗,舒窈的母亲和韩烈的母亲是闺密,所以舒窈和韩烈从小一起长大也是顺理成章的。韩烈比舒窈大,又是男孩子,后来舒父病逝,舒母出家,舒窈小小年纪拜入天香谷,韩家爹娘希望韩烈让着舒窈也是理所应当的。
只是到底是谁欺负谁啊!韩烈身上扎满了银针,满心的委屈欲诉无门。
“烈哥哥别着急嘛~”舒窈不自觉地咬着自己的手指甲,“奇怪,明明师尊说低吟浅唱可以激发对方的潜力的,怎么烈哥哥一点反应也没有呢。”
“怕不是你记错针法了吧,快点拔掉啊orz”
“你竟然怀疑我!吃我绝命伞!”

4.
天香女子女红武艺俱佳,琴剑双绝,这点韩烈倒是赞同。阿窈除了有时候喜欢在他身上戳奇怪的针,有时候天真娇纵以外,还是一个很好很好的姑娘的。不提娇嫩的面容,不提姣好的身姿,单说天香女子人人都有的那双巧手就足以让俗世男士们追捧了。
韩烈就不一样了,他才不会被区区几件衣裳几条络子就被打动了呢,再好看的礼物也掩盖不了阿窈是个暴力小恶魔的事实!
韩烈心有余悸的揉了揉被琴心三叠敲痛的胳膊。
只是韩少爷,说这话之前先把你珍藏的帕子和荷包放下呗?

5.
大丈夫当保家卫国。霍去病那句“犯我强汉天威者,虽远必诛”一直是韩烈的座右铭。舒窈入天香谷的次年,韩烈也拜入神威堡,在地鞘营当个可有可无的先锋,每隔一段时间和阿窈相约一同回趟家。偶尔阿窈也会随着来送药的天香师姐一起来燕云,每到这时候师兄就会调侃韩烈:“你的小媳妇又来看你啦。”
韩烈总是翻个巨大的白眼:“谁要这个母老虎呀,简直比莹莹师姐还凶,我又不是离盟主。”
然后他就会收获一个红着脸的大劈或者绝命伞。

6.
即使是韩烈也不得不承认,演奏乐器时的阿窈极具迷惑性,长睫微颤,素手拨弦,端得是位端庄闺秀模样。只是虽然琴音动人,舒窈却是不常演奏的,因为她不喜欢梅花三弄平沙落雁这样舒缓悠扬的曲调,偏爱弹些十面埋伏广陵散这样铿锵的筝音。
舒窈喜欢在韩烈练枪的时候弹筝。伏龙枪刚好搭她低沉平静的起势,疾风枪点出繁星般的点点寒光如同她指尖一轮快似一轮的琶音,狂龙震是她蓄力后的高音爆发,烈风枪恰到好处收束峥嵘一曲。
有什么比在月下弹一支筝,看烈哥哥耍起长枪更好的呢?
偶尔,舒窈也会和寻常女子一样,忘掉江湖的纷纷扰扰,想要一个一世安稳。

7.
霍去病是韩烈的偶像,加入神威堡以后,还要加上看上去无所不能的韩堡主。在地鞘营的日子很平淡,巡营,打探西夏兵马的情报,训练,偶尔出战,有时候韩烈甚至觉得,没有阿窈在耳边叽叽喳喳的日子,过得有些太安静无趣了些。
不过,他才没有喜欢这个一直缠着他的小屁孩呢!他就算喜欢,也是喜欢像思成将军那么聪明,莹莹师姐那么厉害,又有传说中的唐寒夫人那么温柔的女孩子!

8.
韩烈一直知道西夏人的厉害,也懂得战场上不可轻敌,但他还远到不了凌飞将军那般以一敌百的水平。也许当年阿窈扎的那个低吟浅唱着实有些效果,在堡里切磋胜负尚是五五之数的韩烈竟然在小队遭到伏击的时候撑到了最后一个。
师兄不见了,他让韩烈躲在怪石林的石峰后,等西夏人走了速回地鞘营报信求援,自己引开了埋伏的大队。只是回地鞘营的路上满是西夏骑兵,他放出了最后一个星河倒卷,终于力竭倒地。大概永远回不了营了吧,师兄们的牺牲还是白费了呢。他看着远处的箭雨飞来,想的竟然是天香的师姐们好像该到了,不知道今年阿窈那个小丫头有没有跟来。
他阖上眼,没来得及看到那卷粉色的风墙和扬起的重华乱舞。

9.
韩烈醒过来的时已在地鞘营自己的帐里,身上的伤好的七七八八,他有种自己马上就能重回沙场的错觉。他撑起身,床边摆着一套略显凌乱的针具,阿窈来过了?
帐门轻摆,师兄引着一位白裙的姑娘入帐:“少侠,他便是韩烈了。”
原来这就是名满八荒的天香少侠么?听闻她和金兰曾攻入血衣楼,决胜嘲天宫,挫败了青龙会,不料竟是如此柔弱的一个女子。天香弟子果然不可轻视。
韩烈打量少侠时,少侠也正打量着他:“这么说,我的小师妹跑到沙漠里,就是为了捞你?”
诶?原来是阿窈把自己拖回来的吗?还以为是地鞘营留守的师兄们意识到不对了……“阿窈?她去哪了?”
“别找了,师妹不在燕云了。”少侠坐在床边的椅子上翘起二郎腿,“她的闺密接她回家休养去了。她的修为阅历本还不足以学习醉墨重生之术,不知哪个没轻重的竟然越过师尊和师姐们偷偷教了她。用便用了吧,她还非要再用一次沐雨含光并天香意诀,本来就是极耗香意的,她还未学会韶音曼咏。若不是她那个真武闺密此次陪了她来,她就不用再回天香了。”
韩烈一时竟没听懂少侠的话,阿窈不还是个娇纵的孩子么?怎么还能有性命之忧了?“她现在何处?”
少侠换了条腿翘着:“怎么?你不是不喜欢我们师妹,嫌她太凶,害她回去以后苦练治疗,连重华乱舞都快忘了怎么放了?”
我不是我没有!韩烈急得脸都红了,当初信誓旦旦地说自己才不会喜欢她什么的,早就忘的一干二净。
“她在襄州,她那个真武闺密的家里,听说那坤道的夫君是唐门中人倒也适宜疗养,回复香意后再归谷。”

10.
韩烈被唐霜寒的傀儡挡在了涵星坊外。“幽篁说,要是放你进去就罚我一个月不许吃红泥锅,所以抱歉啦。”
“阿窈怎么样了?”
“她好好的。”唐霜寒靠在自家墙上,“倒是你,以后打算怎么样?”
以后?
“笨。你这样怪不得幽篁不让你进屋。那么大个天香谷放在那,你是找不到谷口还是找不到谷主?”
对哦,若是阿窈成了自家人,还有谁能拦着自己不让见她?
“霜寒哥,你就是这么娶的幽篁姐?”
回答他的是一个爆天星。

11.
“烈哥哥你看,我就说我的低吟浅唱没记错嘛!”
“我看你是瞎猫碰上死耗子。”
“什么你竟然不相信我!吃我绝命伞!”

12.
韩烈觉得,像舒窈这样的女孩子真是让人烦死了,但是想想以后可以和她过一辈子,还真是一件幸福的事呢。

神威天下第一ovo(然而隐藏武器的神威看不出来是神威orz
虽然这不是我的情方方但是这是神威呀(我的情方方忙于变强不和我拍照QwQ
原色入君怀 无缺和燕尔,神威小哥哥都是试穿2333
地点东湖,沉与小姐姐的坐标超好用的
试图卡动作却从未成功二人组

占tag致歉
天刀生快!昨天睡死在了宿舍😂花开横店,三周年真的超级棒!coser们都是美的帅的,丐爹天下第一,就算散场的时候他背了天香伞我也愿意当他绑定,被杀人夺伞也不介意❤
昆曲小姐姐唱了两天的陌上风雅,太白小哥哥看上去热化在门口,百晓生假扮的龙先生一直在叭叭,工作人员都辛苦啦~笔芯~
四个人抱走八个必胜福袋,我们是氪金少侠w
天涯路远,金兰不散,愿此情与岁并谢(*´╰╯`๓)♬
最后悄悄亲一口送了我超好看的耳夹的情方方

提问,到底哪边才是那个在半夜拉着我的手说喜欢我的人
感到委屈与难过

所以说什么择偶标准都是说着玩玩的
什么身高体重学历年龄,碰到感觉对的人压根不会想了
就像羡羡原来说着要女孩子最后还是当了蓝二哥哥身下受2333
Inye tye-méla
我还是很喜欢你
像东越飞花
琴音旖旎出旧城
清心悬玉
〖图文无关〗

东风寒
溪桥风过扫碧阶,懒寻金缕鞋。半支碧桃,几簇棠叶,黄莺喈喈。
薄雾散作飞霜雨,花自隐春斋。邀我金兰,云鬓宝钿,犀带金钗。
【2018.4.6 海棠花溪首经贸凤凰汉服社外拍】
出镜:歆沅、晓晓
摄影:斯琴先生 橙果粒cc 忍者便利屋 怡晴 奁觞
造型:一梦子砚
服装:如梦霓裳—黄莺儿 雪梅香
其它自理
向既明小姐姐学习|・ω・`)

这是两张收到图就发出来的无修预告
正片什么时候出,要看后期是谁做了
啊,除了我别的小姐姐都好好看
有人说我拍的像压寨夫人(思考(拽过来我的寨主
昨天可真是适合外拍的好天气呢(x

【天刀同人】风起青陵·预告(门派设定改的乱七八糟,唐真威香,BE预警)

写在预告之前:

占tag致歉

脑洞来自师虎虎最爱的《风起天阑》

所以天刀的门派和背景设定基本都喂了师兄

虽说是天刀同人,但是好像只是用了天刀截图

BE预警,拖更预警,弃坑预警

建议配合BGM食用


======我是正经预告的分割线======

【永安元年】许国

“道冲而用之,或不盈……”年方不过总角的小道姑顿了顿,哭丧着脸,认命地往右捋了捋道德经抄本。

“渊兮似万物之宗。”少年的声音在后边接道。

“你怎么都会了啊!”她愤愤地把书往桌案上一摔,看着身后那个约莫十三四岁的少年。

“幽篁,这是你背的第二十六遍。读的第五十一遍。”


四年后,【慕青元年】纪国

“韩烈。听闻西街新来了个捏糖人的,手艺不错,你帮我买回来一个玩玩呗。”少女轻纱遮面,言笑晏晏,指挥着一边的少年。

“阿窈,给你糖人。怕你不喜欢,兔子,公鸡,葫芦,狗。每样都给你买了。”

“韩烈哥哥你真好~”

五天之后。

“韩烈。听闻东街有卖璎珞配饰的,你帮我去看看,要月白,樱草,藕荷这几种颜色的。”

“好。”

七天之后。

“韩烈…”少女还没说完,就被略微无奈的少年打断。

“阿窈,北市从波斯传来的绸缎我已命人买了来,放在西跨院。那个走街串巷卖糖葫芦的,我也买回来给你吃了。还有什么我能替你带回来的吗?”

“非也非也,听闻南坊来了个说书人,你带我出去看看呗?”

“出去?我把他请回来不可以吗?“少年的脸色又白了一分。

“啊呀那你就不懂了。在茶馆里听书,跟着众人喝着小茶,这才有感觉啊。”

“……”相继无言。

“不可以嘛?”小姑娘撅起嘴,气鼓鼓地瞪了韩烈一眼。

“好……”


【永安四年】许纪两国边境

“这荒山野岭的,怎么还有……喂,对面的,你们是人是鬼啊?“余幽篁背着小药篓,一手拿着拂尘,一手把周易往怀里揣了揣。

“幽篁,不得无礼。在下唐门唐霜寒,深山中巧遇实属不易,敢问两位尊姓大名?”他往前略走了几步,正好将幽篁遮掩在身后,折扇收起,拱手施礼。

“纪国,韩烈。”


【慕青三年】纪国

“……今封舒窈为昭明郡主,和亲许国,钦此。”韩烈一愣,跪在地上久久无言,连旨都忘了接。

舒窈见韩烈愣神已久,面无悲喜起身,欲将圣旨接下。

“阿窈!”韩烈想去拽她的衣袖,却什么也没拽到。

“堂堂韩大将军,要公然抗旨么。” 昭明郡主回身,眼眸低垂看着跪在地上的韩烈。“与许国永结同好,也是我的愿望。”

==========================================

他们曾经相伴前行过,以为一时便是一世,以为没有什么可以阻挡他们。

他们如今再不相见,只有琴声记得他们的过往。

乱世里,谁能说得准天长地久。

你看那青陵城头,风又卷起了征旗。


由《风起天阑》而生

风起青陵

尽请期待

——执笔 既明 @一梦江山几年 ✨ 、歆沅

图片:天涯明月刀 游戏截图

出镜:墨夜书杀 墨夜既明 墨夜致幻 墨夜歆沅

特别鸣谢:墨夜九鸽

坐标:天命风流-千秋月

小型交友现场
有没有同服的天香大佬教教我|・ω・`)
毕竟师虎虎不打PVP
也不会奶人